中文版 | ENGLISH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80周年院庆专题正文

邱蔚六院士在院庆80周年庆典大会上的致辞

本文被阅读次数:0次   【2012-10-31 16:30:55】   【字号    
分享到:
尊敬的各位领导、各位来宾、各位校友,先生们、女士们:下午好!

\

今天是上海交通大学口腔医学院80周年华诞,此时此刻,我感到十分高兴,也十分激动!

上海交通大学口腔医学院是在1932年原震旦大学医学院创建的口腔医学系基础上逐渐发展壮大起来的,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以前建立的4个老校之一。80年来,它历尽风风雨雨,经数代人的艰苦奋斗,才迎来了今日的辉煌,可念,可喜,可贺!

我于1955年从原四川医学院毕业后分配至当时的上海第二医学院口腔医学系(设在原广慈、现瑞金医院),从事口腔颌面外科工作已57年,近1个甲子。期间,见证了上海交通大学口腔医学院在后57年中的发展、进步和成就,看到了在历史长河中我院的沉浮和喜怒哀乐,更重要的是我院最终取得了进步,取得了成绩。我院在全国口腔医学界一直处于第一方阵,是国家和上海交通大学的重点一级学科之一;在国际上也具有一定的影响,占有一席之地。当然,更重要的是,取得了宝贵的经验和教训,这也将是继续引领我们取得更加辉煌未来的宝贵财富。

20世纪50年代,我院的前身即原上海第二医学院口腔医学系曾被国内口腔医学界称为“少壮派”。当时是在全国第一轮院校合并后,师资来自各学校和不同学派。记得当时老一辈的师资中就分别有来自原震旦大学的法派,原上海司徒博牙医专科学校的日派,原华西大学的加、美派以及原国立中央大学牙医学系的老师们。50年代中期,除原上海第二医学院口腔医学系的毕业生外,还有不少青年师资来自原四川牙医学院、北京医学院、第四军医大学等国内著名口腔医学院校。他们在老一辈的带领下做出了不少成绩,其中最明显的就是在邱立崇教授带领下的口腔材料科学,在张涤生、张锡泽教授带领下的口腔颌面外科学,以及在乌爱菊、邵家珏教授带领下的龋病微生物学等。现在看来,“志存高远”、“不同学校及学派杂交”、“年轻”和“团结协作”是当时取得“少壮派”誉称的基本经验。

20世纪60年代的文化大革命,也使我国的口医学事业受到了摧残和致命性打击。“砸烂口腔系”的口号在当时的九院竟然成为现实。将口腔与眼、耳鼻咽喉科并为“五官科”,将职称撤销,按班排编组,进行医疗工作等荒唐措施,不一而足。幸好是“改革开放”政策落实之后,才使我院的口腔医学专业重获新生——建立了口腔医学院,培养了大量本科生、研究生和国外留学生。只有改革开放,才可能与国际同行进行广泛的学术交流和科研协作,才可能加入相关国际组织并担任一定职务,并举办各种类型的国际学术会议……。与文化大革命对比,使我们悟出了“改革开放”不仅是强国、强军之路,也是“强医、强教、强研”的科技强国之路。

目前,世界已开始步入“国际化”、“全球化”时代。我们也应有“国际化”、“全球化”的目标,没有这样的目标,也就是在前进的道路上没有方向。个人的理解,“国际化”的理念可以简单总结为:①在国际组织中应占有一席之地;②经常参加国际学术会议,并有举办大型国际会议的能力;③能在国际杂志发表论文,并在国际杂志编委会中有所贡献;④应有国际教员和外国留学生;⑤作为医疗卫生单位,还必须能接纳来自国外的患者等。要达到以上目标,必须依赖于:坚持改革开放政策;坚持学科交叉发展;坚持创新、创造、发明、发现道路;坚持团队与研发群体科学理念;坚持培养年轻一代,保证可持续发展,以及坚持减少人员近亲繁殖,提倡学派杂交,只有百家才有百花。但要真正实现国际化的目标,任重而道远!

十分有幸,也十分巧合,笔者竟与我院80周年院庆庆祝的日子同岁。愿继续以80后身份为我院今后的发展,尽我能尽的微薄之力。

在结束本序言前,我还应当诚挚地感谢上海交通大学口腔医学院各位老前辈和恩师对我的培养,也要再一次感谢几代人,包括所有曾参与我院建设的教师和工作人员对我院建设和发展所做出的贡献。

祝愿我院继续“励精图治,面向国际,追求卓越,续写华章”。